刘宗林:在湖南省休闲农业发展对策论坛上的演讲
发布时间:2017-08-16 08:52 | 点击数: 字体:【

很高兴参加今天的论坛,和专家、学者及业界同仁一起探讨休闲农业的发展。

不知道在座的诸位出身如何,我本人出身农家,我翻了家谱,上溯到N代,一直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在我们农民的字典里面,农业从来就是和粗、脏、累、苦联系在一起的。我们常说,干农业的风里来,雨里去,披星而出,戴月而归;干农业的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,我们祖祖辈辈从来没有将农业和休闲联系在一起的奢望,先辈们历来视农业和休闲为两条平行的道轨,永远找不到彼此的交汇处、融合点。但是历史发展到今天,在先人们看来无法实现的事,将要变成或者已经变成了事实,农业和休闲这两件过去看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,今天已经悄然结合在一起,并且以蓬勃的态势,井喷式地向前推进,变成了农业的崭新业态,成为了人们的一种时尚追求。因此,作为湖南省的农委主任,对这件事不能不引起高度关注。

在今天的论坛上,我想讲三个观点与业界同仁们探讨。第一个观点,休闲农业发展其时已至;第二个观点,湖南休闲农业其势待成;第三个观点,适时顺势推动湖南休闲农业更快更好地发展。

一、休闲农业发展其时已至

休闲农业发展其时已至,就是说到了最佳的时间节点。休闲农业和其他事物一样,它的发生发展不是我们凭空想象的,它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,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你认识也好,不认识也好,接受也好,不接受也好,它就是一种客观存在。

休闲农业其时已至,标志性的东西就是三个方面。

第一个标志,就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,人们有了余钱剩米来休闲娱乐

休闲农业发展要有一定的经济物质基础,这种经济物质基础现在已经具备。衡量一个地区,一个国家生活水平的重要指标,就是恩格尔系数,即食品支出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,占比越高越贫困,占比越低越富裕。联合国根据恩格尔系数对各国生活水平的划分标准是:恩格尔系数60%以上为贫困,50-60%为温饱,40-50%为小康,30-40为相对富裕,20-30%为富足,20%以下为极其富裕。我查了一下资料,我们国家2002年城市居民的恩格尔系数是37.9%,农村46.8%,2015年城里降到了34.8%,农村37.1%.湖南的状况更好一点,去年城里面是31.2%,农村32.9%,这说明我们国家、我们省已经进入到相对富裕的行列,更何况这个恩格尔系数是以全体居民的平均值来计算的。有关资料记载,中国至少30%以上的人,恩格尔系数降到了30%以内,有接近1/3的人成了富裕阶层,其食品支出只占了他消费总支出的很小一部分,大量的余钱剩米将用于穿、行、玩、乐,尤其是玩和乐将占生活支出的绝大部分。这个群体有多大?按13亿人口基数算,就是4个多亿,4亿多人有休闲娱乐的需求,需要多大的市场支撑!这足以说明休闲农业发展其时已至。

第二个标志,就是农业的功能得到了拓展和延伸,能够满足人们休闲旅游等多样化需求

农业的原本功能,就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食品,解决吃的问题,这是农业的基础性功能。当然,现代农业的基本功能仍然是满足人们对食物的需求。当农业的功能只是用于解决吃的问题,或者主要用于解决吃的问题的时候,休闲农业是无从谈起的,因为民以食为天。千百年来中国农业的全部功能就是围绕“吃”展开的,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,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,中国农业才解决了国人的温饱问题。由于农业的发展进步,特别是农业科技的发展进步,农业除了提供食品以外,其功能得到了很大拓展。由原来的单一性,变成了现在的多元化。比如,农业的文化创意功能,现在很多人搞农业不是为了养家糊口,而是玩一种文化,玩一种创意。到农家去,到田间地头去,寻找创作的灵感。有次我去江西的婺源,油菜花盛开的季节,漫山遍野满眼金黄。来看花的有两个群体,一个群体是来旅游的,花间旅游,“沾花惹草”,玩得很开心,很惬意;还有一个群体就是学生,学美术的、学设计的,到花丛中寻找创作灵感。生活在城里,天天面对的是水泥森林,是噪音、尾气,超量的PM2.5、重度的雾霾使人们产生了生存危机,哪会有什么灵感?只有农村的蓝天白云、绿水青山才能引发冲动,催生激情。我是2006年进城的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适应城里生活,总是向往农村的田园风光。奋斗五年,终于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,而且房子后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水面,环境很美。搬进新房的第一晚,青蛙咕咕呱呱叫个不停,我兴奋得难以入眠,仿佛又回到了田间追逐嬉戏的童年时光,蛙声撩拨了我的灵感,在欣喜中写了一篇散文--《又闻蛙声》,得到文友较高的评价,我那是有感而发,是对乡村生活的一种向往,这就是农业的文化创意功能。休闲娱乐功能。搞农业的都知道,地里种的、田里栽的,大部分是用来吃的,但除了吃的以外,现在还有玩的、还有看的、还有听的。云南罗平、江苏泰州,还有很多地方,年年举办油菜花节,那些地方种的油菜主要不是用来吃的,而是用来看的、用来玩的。通过赏花,满足视觉快感,实现心灵愉悦,这就是农业的休闲娱乐功能。还有体验参与功能。随着城市化的推进,做农业的越来越少了,即便是还在农村务农,机械化、信息化的运用,很多农活都由机械、电脑替代了。田是怎么种的,谷子是怎么长的,羊是怎么喂的,辣椒是怎么摘的,茄子是结在树上还是长在土里,我们的孩子们大部分很生疏了。现在很多休闲农业产业园区,它种的庄稼并不是直接采摘以后运到市场上去卖,而是让孩子们去参与、去体验,在参与体验中增长知识,传承农耕文明。

第三个标志,就是农村的环境优于了城市,城里人愿意到农村消费和享受

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,当年驱使我们下苦功夫读书的动力源是啥?是“鲤鱼跳龙门”,是离开农村这个贫瘠的、辛苦的、单一的生活环境。为什么?因为城市是现代文明的集聚地,它有便捷的交通,有良好的教育,有优越的医疗卫生条件,你在享受物质文明的时候,还能满足在农村可望不可及的电影、电视、卡啦ok等精神方面的享受。在这种原动力的推动下,一批一批的农民由原来的赤脚穿上了鞋袜,由原来行走在田野乡村到后来慢慢进入小城镇,进入大城市。据统计,我国的城市化率去年已经达到56.1%,湖南也超过了50%,也就是说有一半以上的人生活在城市或者小城镇。城市化快速发展,在推进社会文明进步的同时,也引发了越来越严重的城市综合症,生活在城市里面的人感觉到越来越不舒适。一个雾霾就搞得整个北京人惊恐不安,还有我刚才讲的,噪音问题、尾气问题、拥堵问题等等,人们盼望一个比城里更舒适的生活环境。上世纪中期以后,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一个逆城市化的问题。就是城市的人口不断往乡村迁徙、转移,或者由中心城区向郊区疏散。我们国家也出现了逆城市化趋势。前段时间,北京一个民间机构作了个调查,被调查对象有46%向往由中心城区到郊区工作和生活。有71%向往着周一至周五在城里面上班,双休日到农村呼吸新鲜的空气,吃点自己种的有机农产品,享受农村的舒适、恬静和安宁,这就是人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回归。

人类文明最先是农耕文明,城市文明、现代文明都是由农耕文明演变而来。我是学中文的,唐宋时期文人们分成边塞派、田园派。边塞派写烽火狼烟,写大漠边关;田园派写青山绿水,写斜阳古道。说到田园诗,最朗朗上口的莫过于孟浩然的《过故人庄》,“故人具鸡黍,邀我至田家。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。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。待到重阳日,还来就菊花。”孟夫子笔下的故人庄和今天我们的农家乐几乎一模一样:老朋友宰了土鸡,煮好了优质米饭(具鸡黍),邀我到农家乐去坐一坐。农家乐是个什么样子?它在绿树环抱之中,远处青山叠翠,环境怡人,窗户外面是晒谷坪、蔬菜地(面场圃),两个人边喝酒边谈农事,今年的收成怎么样,老百姓过得还好不(话桑麻),等到重阳时节,我再来把酒赏菊。你看,那是何等的悠闲自得啊!今天城里人蜂拥而至,到田野乡间寻找“故人庄”,不就是返璞归真,追求生活的原生态吗?

以上这三个标志,说明了休闲农业发展的黄金期已经到来,机不可失。休闲农业的提

关闭

主办单位:邵阳市农业农村局 技术支持:文氏科技 | 网站地图
地址:湖南省邵阳市宝庆路市委大院内 版权所有:邵阳市农业农村局 网站标识码:4305000067
COPY RIGHT©2009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湘公网安备 43050302000116号
备案号:湘ICP备06007413号 邮编:422000 联系电话:0739-5322872 传真:0739-5481099